​    他是视频压缩及通讯领域的国际著名专家,曾担任国际标准委员会动态图像专家组(MPEG)浏览器视频压缩小组主席, 为三代国际标准的制定做出了重要贡献,并拥有六十多项各国发明专利。“每次你接通视频会议、或是在YouTube上观看视频的时候,就在使用这些专利。”他曾经在Google,GIPS, Vweb 及PictureTel 等公司担任首席工程师。
    如今,已年过半百的他,却选择了回国再创业之路,致力于实时移动视频技术的应用,想圆一个水晶球的世界梦。他,就是苏州踪视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谷群山博士。

    谷博士的创业项目遇到了好时候。公司刚成立不到一个月,就拿到俞敏洪和盛希泰的洪泰基金1 千万元的天使轮投资。同时,还签署了第一个四百万美元的技术授权合同。公司自主开发的第一款移动互联网应用产品“踪视通”(TrackView),上线不到4个月,在零推广情况下迅速获取了200多个国家的500余万用户。谷群山说:“我们计划2016年用户突破两千万。”

    实现水晶球的魔法

    在踪视通的官方网站上可以看到“多功能移动安全卫士”的宣传字样。“我来给大家演示一下吧。”谷群山拿起自己的手机,打开了这款软件。办公室的另外一位同事就出现在手机上,办公桌上的文件夹、身后的盆栽植物都映入眼帘。那位同事拿起手机在办公室走动,谷群山这边手机的画面也跟着随时变化。谷群山说:“如果小偷偷了你的手机时,你可以准确定位跟踪小偷,并且可以看到小偷所处的环境,听到小偷的讲话,并且可以远程录音录像。小偷再也不敢偷你的手机了。” 


    很多人会问:现在的摄像头到处都是,“掌上管家”早就实现了移动远程视频监控应用,这款产品到底有什么特别的?

(踪视通的移动远程视频监控应用)

    谷群山表示:“别的产品只是利用了手机的视频功能。而踪视通则基于独家的视频压缩传输技术,把手机的视频,声音,定位功能都利用起来,把手机变成移动的监控设备,构建移动安防网络。”简单说来,一个人的智能设备,包括 PC,平板,智能家电等,通过踪视通 app,都可以连接在一个虚拟的网络下,互相实时监控。而且 “无论手机是否锁屏,后台都可以运行定位。” 谷群山特别强调了一下:“踪视通为移动互联网设计的专利视频压缩传输技术,可以实现在2G网络下传输视频,并且在高达50%掉包率条件下,视频依然清晰流畅。这项技术可以保证踪视通对各种网络条件下的自适应能力,保证通讯畅通,这在实时交互和遥控方面意义重大。”

    从家庭安防、老人儿童定位跟踪,婴儿保姆和宠物监控,到小偷定位及监控,防盗,视频监控,车辆跟踪等等,“只要使用得当,这个软件就能改变整个社会!”谷群山对产品充满了自信。

 

    踪视通上线不到4个月,就赢得了500多万的用户下载量。谷群山自豪地告诉我们,这还是在零推广的基础上获得的成绩。


    关于盈利模式,谷群山说,目前国际市场上有两个版本:“一个是广告版,就是有广告但不收费,另外一个是收费但是没广告。”广告收费成为产品的盈利模式之一,但是在国内能不能行得通,谷群山说他和团队还在摸索中。目前在国内仍然是免费的。“中国有很大的市场,我希望在我用它来赚钱之前,能让市场和大众先认识到这个工具的价值,看到它确实好用。”

    除此之外,踪视通的盈利模式还有技术授权合作:“我们把技术授权给硬件厂商。软件就可以装在很多智能器件上,这个智能器件就可以跟踪、报警、监控等等,变成了智能硬件。”谷群山有句话说得好,“我们不生产机器人,我们只是智能硬件的集成者。”

    从谷歌到创业公司

    追溯谷群山的成长故事,可以更好地了解他当前的创业项目。

    眼前的谷博士,两鬓斑白,身材清瘦,谈吐之间对创业依旧神采熠熠,充满激情。

    采访之前,就听到踪视通的员工这样评价谷博士:“他更像是一位学院派的老师,很随和,对员工很有亲和力。”

    谷群山应该算得上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最早一批出国留学的大学生。他是77级北方交通大学通讯与控制专业的大学生,读完博士之后,前往加拿大Concordia 大学信号处理与通讯中心攻读博士后。“我做过老师,担任过专利顾问、技术经理、总监、副总裁,也跑过市场,做过客服,甚至做过法务。”谷群山开玩笑着说:“唯一没做过的就是CEO,这次创业终于把这个遗憾给填上了。”
    (谷群山与苏州的创业团队)

    90年代信息技术革命开始,而重心就在美国。1995年,谷群山从加拿大Concordia 大学博士后毕业后,就到美国,进入全球最大的视频会议系统提供商PictureTel公司工作。“那时候一套系统就要好几万甚至几十万美元,专门服务一些500强企业和政府,一般的企业用不起。”

    谷群山把视频比作人的眼睛,音频犹如人的耳朵,他承认PictureTel的技术确实非常高大上,但是系统比较昂贵。“阿拉伯有水晶球的故事,中国也有千里眼的传说。远古时代的人类就有一个梦想,希望能够随时随地看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,而这个也是我很小的时候就有的梦想。” 90年代的通讯环境,谷群山说这个梦想当时可以说是“白日梦”。

    “PictureTel几十万美元的系统是不可能人人用得上,需要把系统的成本降低。”在一次视频压缩与通讯会议上,谷群山认识了一位初创公司的创始人。“这家公司做专用的半导体芯片,目的就是要把视频传输压缩的成本大幅度降下来,这个和我自己的梦想是相一致的,我很认同。”正因为这个原因,谷群山从世界500强的PictureTel出来,加入到这家创业公司。 “我们希望把视频的远程通讯用到每个人身上,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这样的服务。”后来,这家初创公司被谷歌收购了,谷群山随之一起进入了谷歌。

    “我是一个喜欢不断创新的人。”于是在技术已经成熟,基础设施建设包括通讯的带宽以及手机计算能力不断提升,手机普及,市场不断成熟等等条件下,在谷歌待了将近五年的谷群山,最终“还是希望自己创业。” 谷群山觉得“这个时候切进去就顺理成章了,比较容易被人接受。如果我们在早五年切进去的话,还得培育市场。”于是,在2015年4月,谷群山从谷歌出来,开始独立创业,开发起他自己的项目:一款能把多种智能手机、平板和计算机联接在一起的软件应用,让每个用户都能通过他的一台设备监控其他设备,并能通过麦克风和摄像头追踪另一端发生的一切。这款应用的名字叫“踪视通”。

    科技园的创业服务很贴心

    采访中,谷群山一直跟我们强调,“中国梦是世界梦的一部分,没有中国梦的世界梦是不完整的。”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领域,中国是移动互联网最大的市场。“这个市场是独一无二的,我们必须要在这个市场中占据位置。”于是,谷群山创立的踪视通在美国硅谷设了一个办公室,主要辐射美国、欧洲市场,而总部放在了国内,安在了苏州,主要面向国内市场及东南亚国家。

    谷群山是河北人,16岁开始在北京上学,之后十几年都是在北京生活。同学、朋友等等,圈子都在北京。回国后为什么不选择在北京创业?谷群山说:“苏州的环境、交通、氛围很接近硅谷。而且这里的人文环境很好,利于技术人员专心研究。”

    还在谷歌工作的谷群山,早已有了创业的想法,但是时机还不成熟。50出头的他,在职场闯荡了那么多年,早已习惯于“做事情之前经过很多周密的考虑。”谷群山说,谷歌是一个待遇非常好的公司,从谷歌出来在一定程度上有很大的损失。真正要创业,把公司做起来,方向、产品、技术都成为可能的时候,他才会真正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、奋斗。而不是拍脑袋一热就去创业。2013年的夏天,谷群山跟一群海归人员一样,参加了苏州精英创业周活动。“那时候就觉得苏州国际科技园的创业环境氛围特别好,当时就认识了苏州国际科技园招商部的马迪、朱超群,跟他们聊了之后,感觉苏州工业园区的领导都是脚踏实地做事的。”
    经过一段时间的预备期,在选址定下来之前,谷群山做过一番了解和调研,他发现苏州政府确实在人才培养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,很多外地的知名高校落户到苏州来,比如西安交大与利物浦大学,人民大学等等,“虽然没有北京那么多,但是还是能够满足我们的要求。” 谷群山坦言,北京的高校、人才固然多,但是人才流动比苏州高很多。“人才流动性太大,从公司发展来看,不是一个好的事情。”从人才的需要、人才的成本、人才的稳定性等各方面综合考虑之后,谷群山觉得苏州创业对企业的发展更有利。


     “苏州的政策可能不一定是最好的,但是在我们接触的过程当中,觉得苏州工业园区的领导是非常实实在在在干事情的,忽悠的成分不多,我们甚至都能成为朋友。”谷群山说,从介绍政策到公司落户,到参加领军人才各项资料的准备、审议,“每一步苏州国际科技园的工作人员都为我们做非常细致的服务。”谷群山竖起拇指说:“他们办事非常靠谱。”


    交谈中,笔者介绍了苏州国际科技园SISPARK成长计划的各项服务,其中的企业新品发布会,谷群山十分感兴趣:“我们的产品,接下来正需要大力推广和宣传,这项服务对我们这些非专业的人来说,太好了。这就是苏州国际科技园的服务,一直觉得特别贴心。”谷群山笑着说:“这要是在美国,是没人来管你的。”

    正是这样浓厚的创业氛围,正是这些靠谱、贴心的服务,让谷群山觉得选择在苏州创业,选择落户苏州国际科技园,“一点也不后悔。”

后记:
谷群山说,踪视通是一个“技术非常牛的一个团队”。怎么牛?初创团队里有3个人是从谷歌出来的,1个是从Intel出来的,1个是从苹果出来的,1个是从安捷伦出来的。谷群山说:“他们都是世界500强企业里面顶尖的牛人,都是我的朋友。”谷群山对自己的团队和产品信心满满。对于未来,谷群山表示,踪视通移动应用TrackView只是他们视频压缩传输技术在安防领域的一个切入点,计划2016年用户突破两千万。而未来,踪视通通过接入无人机、机器人、智能车辆等,希望构建一个基于物联网的视频综合大平台,真正实现人类 “水晶球”的梦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