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吴爱珍

(苏州盖氏睿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编剧、导演顾睿)

苏州工业园区中新大道西177号创意泵站二楼,一个不到80平米小格子间,绿萝等爬藤植物攀爬在屏风上,整个工作室显得绿意盎然。

推开透明的玻璃门,看到顾睿正在与摄影师邓哥讨论问题。他身上套着一件简单随意的针织外衫,头上一顶精致的黑色小礼帽,手上的串珠绕了好几圈,1988年出生的顾睿一身时尚达人范儿。

前卫气质的名片上印着一行字:苏州盖氏睿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、编剧、导演。

顾睿毕业于澳洲墨尔本莫纳什大学,学的是市场营销和管理,毕业后却没有朝着这个专业发展。他说自己是一个恋家的人,回国后就回到了故乡苏州,曾有机会到电视台工作,却因为不喜欢受体制的束缚而放弃,最终找到了自己钟爱的艺术创作——制作微电影。

2013年到现在,从一百多集的微剧《弟子规》到最近的公益纪实微电影《鸡头米的故事》,他已经积累了拍摄制作10多部微电影的经验。他的每一部作品,每一个故事都充满了感动与正能量。他说,讲述有情怀的故事,做个有情怀的电影人,是他孜孜不倦的追求。

处女作:百集微剧《弟子规》

2008年顾睿从莫纳什大学毕业后,便回到家乡苏州。家里人已经为他铺好路,可以到电视台工作,但是他觉得:“我们这代人有自己的想法,体制内的东西不太适合我。”于是他与朋友一起做餐饮,卖服装,搞投资等等,“这些跟原来的金融专业相关,也是我的兴趣点。”但是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发现这些兴趣都仅浮于表面,而内心里真正的兴趣,是拍电影。

“也许是受家庭因素的影响吧。爸爸是做广播剧的,小时候经常放广播剧给我听,有时还会叫我大声朗诵给他听,我在5岁的时候就背完唐诗三百首。”也许正是这样的耳濡目染和家庭教育,顾睿对广播剧、戏剧有着别样的情感。长大之后,顾睿特别喜欢看电影,但是他跟别人看电影不大一样。“有时候一部电影,经常会反复看好几遍,怕漏掉一些情节;还喜欢研究片子里主角的性格,有些地方看不懂还会去找影评,慢慢养成了一种习惯。”这样的习惯,让他在潜意识中对电影的制作产生了兴趣。

而真正涉足影视,还得从顾睿的表妹说起。顾睿的表妹从省队女足退役之后从事幼教工作,也曾组织过少儿表演培训之类的机构。“她有少儿表演培训的经验,我又喜欢影视,那时候就冒出个想法,与表妹一起合作做一个影视公司,主要针对少年儿童影视艺术表演的培养。”于是2013年,顾睿和表妹一起合作成立了苏州童馨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主要承接微电影剧本创作和拍摄制作、广告策划代理、大型活动策划、童星包装、境内外演出比赛、组织学生朗诵表演考级辅导等项目。

2013年,“国学热”兴起,国家也在大力推崇国学教育。顾睿也想趁此机会,做一些与国学教育相关的事情。“谈到国学,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《弟子规》,这是国内一本教育小孩道德品质规范的书。我和表妹还有我父亲商量,决定尝试拍摄百集微剧《弟子规》。”

然而,“拍古装的故事比较有难度,而且现实中的小孩消化起来也比较难。”于是,顾睿他们就采用了古装新拍的方式。“就是用现代生活中的小故事去诠释《弟子规》里的话,每一个小故事诠释四句话。比如说‘弟子规,圣人训,首孝悌,次谨信。’首先要孝敬父母,第二要遵守信用。那么,孝敬父母,遵守信用,我们就用生活中的案例拼成一个故事。”谁也没想到,4个人的团队,一拍就拍了104集。微剧在苏州3套播出之后,反响挺不错。这是顾睿正式自编自导的一部作品。他笑着说:“这算是我在电影道路上的处女作吧。”

顾睿对微电影的拍摄兴趣越来越浓烈,而且他发现《弟子规》开始满足不了自己,因为《弟子规》仅局限于小孩,他迫切地想去尝试其他类型的作品。“拍其他片子,对自己导演思路的发挥,对一个编剧的发挥,空间都比《弟子规》更大。”于是,在拍摄《弟子规》过程当中,顾睿还拍了《孝、礼》、《昆曲传承》、《评弹心》、《铸》等一些关于苏州文化、关于国学的公益片。“拍摄这几部片子过后,感觉非常有意思。于是想更加专业地去学习。”


上戏深造,坚定编剧之路

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一个人一旦对某个事情有了浓厚的兴趣,就会主动去求知、去探索、去实践。为了更专业地拍摄出高质量的作品,20149月顾睿决定到上海戏剧学院进修班“学习深造”,进修了编导专业。

回忆那段专业学习的日子,顾睿说:“在上戏很多老师都是曾经奋斗在一线的前辈,比如摄影老师侯咏,他们都是实战型人物,不照本宣科,一上课就研究案例。”在上戏,顾睿对电影的编导有了更专业地认识。“比如在导演思路上,如何运用镜头语言。要拍一个人,表现她开心,可能我就拍个阳光,用一个空镜头,来代表这个人的心情。如果是失落,我就拍一朵凋谢的花。拍人不一定就拍“人”,要带有一定的感情进去。编剧课上,老师会教你编剧里可以套用的很多格式,比说一些倒叙、插叙等等,如何去设置故事的矛盾点,怎么去铺设故事线等等。”经过几个月的专业培训,顾睿在导演、摄影、剪辑、录音等方面都有了新的提高。

最后的毕业作品《向阳花》,让他更加坚定了做个电影人的决心。顾睿回忆说,“想到向阳花的主题,也是一个偶然。” 那时候,顾睿恰巧看了徐峥和黄渤主演的电影《心花路放》,片子中有些台词顾睿记得特别深刻,其中一个片段是徐峥骂黄渤:你怎么就在阴影里走不出来呢?顾睿当时就想:什么人才是真正生活在阴影底下的?于是他就去查找资源,原来真的有一种病叫着色性干皮症,患上这个病的人不能晒太阳,一晒太阳就会起肿瘤或者病变。鉴于这个病症,顾睿就写了这部《向阳花》。“我想传达的是一种比较正能量的作品:虽然这个人可能永远在阴影里走不出来,但是还是对生活充满希望。于是我就借物喻人,想到的就是向日葵。设想了一个大学生,她患有这种病,可是她特别喜欢向日葵,又会画画,围绕着她画着这些向日葵发生的一些故事。”

在班级里,每人都有自己的事情,于是从前期的编剧、导演,甚至美术、道具、服装准备基本上是顾睿在主导。

“这也是我第一次搭建剧组的生涯。剧本的镜头比较多,时间很紧。片子拍了3天,早上5点钟起床,第二天凌晨12点拍完,每天差不多只睡3个小时。后期制作花了一周时间。”谈起这部片子的制作过程,顾睿还是难掩当时的兴奋:“在毕业典礼之前,我们还在加字幕,最后5分钟的时候片子送到场。”当老师看完之后,都表现出了惊讶的表情。顾睿至今还记得当时胡雪桦(著名导演,上海戏剧学院电影电视学院院长)是这么评价的:这部片子超越了本科生的水平,片子很有正能量,他比较喜欢这部片子。“其他导师也建议我,可以尝试走编剧这条路。”导师的肯定,让顾睿更加坚定了自己做电影的这条路。


组建团队觅知音

从上海戏剧学院进修班回来之后,顾睿一直在寻觅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,想要单独成立一个影视文化传播公司。童馨缘是个专门针对少儿影视艺术表演培养的机构,顾睿觉得要拓宽电影这条路,必须要更专业。

苏州国际科技园造型独特的创意产业基地——“创意泵站”吸引了顾睿。“这里到处洋溢着现代艺术的气息,而且这里集聚了都是与动漫、设计、影视、传媒等相关现代创意企业,很适合我们。”于是,在苏州国际科技园的协调下,2015年,他们终于在“创意泵站”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,成立了苏州盖氏睿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

如果说原来在童馨缘时拍摄的微电影是顾睿的练手阶段,那么现在专门成立的盖氏睿影就必须要一个像样而专业的队伍。“原来都是我自己写剧本,又自己拍。现在肯定不行,要想出好的作品,人员配备必须术业有专攻。”于是,顾睿招聘了后期,摄影等等职位。顾睿希望找到人,是跟自己一样对电影、对艺术有着美好追求的“知音”,于是,在招聘摄影的时候,他写了一段跟别人的招聘广告不一样的“广告”:电影摄影师究竟意味着什么?只是构图和设定机位和灯光么?其实,你的职责不仅仅是这些。没有你的片场仅仅是黑暗和没有意义,没有你的介入台词仅仅是在演员的脑海中,就像世界被上帝创造前的混沌一样。在你踏进片场的一刹那,所以事物都被赋予了意思,摄影师便是这样——你将是第一个可以看到即将被创造出来的世界的人。所以,你是否还混迹于婚庆圈以此疲于奔命,你是否心怀梦想却找不到给力伙伴,只要你对影像有想法有执念,你在我这就有话语权,我们只对影视执着,如果你是一名摄影师(会后期优先),那请联系我们(薪资面议)。我们不需要短暂的兼职相守,我们只需要全天候的共同奋斗。

当文字在招聘网站上播放出来,当天就有20多人报名应聘。“在面试的言语当中, 我感觉和邓哥有很多的共鸣。”邓哥,就是盖氏睿影现在的摄影师。其他的核心团队也是一样,顾睿希望找的人,是跟自己一样对电影、对艺术有着美好追求的知音和伙伴。现在,整个团队的核心人员总共就6个人,编剧、导演、制片、摄影、后期、统筹、监制,每个人都有自己主导的职务。 


做个有情怀的电影人

访谈中,顾睿一直在强调,盖氏睿影与其他的影视广告公司不一样。“我们希望做个有情怀的电影人,拍摄的片子,讲述的是有情怀的故事。”

公司成立之后,顾睿和团队承接了不少企业的广告和宣传片,很多片子都体现了不一样的思想深度和美学特征,还有许多对城市文明、传统文化的思考。但是深入电影这个行业之后,顾睿发现,苏州影视行业的市场被婚庆公司搅浑了。“每个人都说自己是做电影的,太亵渎‘电影’这个词了。”有些广告传媒公司把婚礼拍摄也说是“拍电影”,“电影是有一个流程的,有些公司派2-3个人拍拍就可以了,有些公司甚至连剧本都没有。而我们建组都要十几个人,而且每个人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。” 顾睿气恼这广告人对电影的不理解,也气恼客户对这个行业的不理解。因为在与一些客户洽谈的时候,常常对方会置疑:“人家报价只要1万元,你怎么要3万元?”尽管如此,顾睿和团队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。

 

(顾睿与他的创作团队)

这是一个大环境的问题,面对这样的窘境,顾睿希望苏州能够营造出一个比较和谐的影视环境,而不是价格竞争。“价格竞争到头来质量肯定是不过关。公司成立以来,接到不少单子,有些是弘扬苏州文化的,特别是一些有内涵的纪录片,就算是亏钱我也愿意去接。”因为“我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,出国4年多,回来了之后,感觉很久没有看到苏州的面貌了,特别是精神、文化上的东西,我想更好地挖掘和展现出来。”而且对于初出茅庐的顾睿来说,拍摄更多优秀的作品,有一定的积累才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。

顾睿算了一下,目前公司已经制作了十来部作品,对于初出茅庐的顾睿来说,拍摄更多优秀的作品,积累更多的精品,才有资本去谈更长远的规划。因为顾睿希望公司不仅仅局限于微电影,“大家都是喜欢做电影的,希望能朝着大电影的方向去发展,或者是做个独立电影人,这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发展。”这群坚守在影视创作路上的年轻人,他们的执着与热情,梦想一定会现实。